萝卜_再不爆肝就赶不上cp了!

一条咸鱼味的萝卜,没事写点东西,如果您能喜欢是我的荣幸,欢迎来找我唠嗑<(`^′)>

银帕100天 Day 12

⭐ooc是我的 银帕是大家的
⭐如果你能喜欢我的文字的话那真是我的荣幸
⭐每天都为银帕打call
❤会好好坚持一百天的!!!

Day 12
  一夜的雨,终于在临近清晨停下,银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个夜晚的,只能坐在一旁靠着墙壁看着沙发上极其脆弱的人。
  “咳...”帕洛斯被空气中浓重的烟酒味以及散得差不多的淫靡气息熏醒,深夜时自己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在这种环境下,最快恢复身体的状态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昨晚大概自己也魔怔了,居然继续安慰的睡下去了,不,从倒在那人怀里开始一切都偏离轨道。
  “你醒了。”银爵在听到帕洛斯的咳嗽声后一夜没睡微眯的眼睛突然精神,起身快步走到沙发前,但又有些局促无措,不知怎么解释,只能留下干巴巴的一句你醒了。
  “帕洛斯,咳...”帕洛斯看着旁边有些紧张的银爵的,微微胀痛的脑袋似乎有些缓解。
  “还有...谢谢”见银爵没反应,帕洛斯低声补了一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帕洛斯涨红了的耳尖,以及有点有些飘忽不定不止看向哪里的眼睛。
  看着这样的帕洛斯,又想到一开始那个狡诈的小狐狸,银爵微微勾起了嘴角,一夜的疲惫和一些疑惑也被扫清。
  “是谁昨天抢老子的地盘!不要命了是哇!”一块巨石突然砸向两人,看来昨天房子的主人找了帮手啊。
  “轰——”巨石毫无意外地被两人打碎,“那么就是死了。”银爵和帕洛斯两人同时回头看向门口异口同声道,眼中燃烧着无声的怒火。
  各自心中都是一团乱麻的两人正巧没有宣泄的出口。

【卡太 雷太】无处可逃

⭐ooc是我的
⭐逻辑废超糟糕小学生文笔
⭐在正剧之前先日常交代一下过去
⭐不定时更新(`3´)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字真是太好了,那是我的荣幸

无处可逃
卡米尔→雷王星太子殿下←雷狮(大概)
 
  “太子殿下,您的课程....”
  “太子殿下,您的接下来需要参加的酒会”
  “太子殿下,这是国王陛下给您下达的任务。”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因为是雷王星大皇子,所以才要完美的完成每一项课程,礼仪要永远不失风度与地位,每一次任务都要让父王满意,因为,我是太子殿下啊。
   “做得好,雷狮。”国王陛下一向偏爱三皇子,面对雷狮,国王从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而给大皇子的只有冷冰冰的一句“嗯”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二皇子毫无存在感只会跟在自己身后,而三皇子雷狮却从不把大皇子放在眼里,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完成大皇子努力很久才能完成的事。
   国王陛下也总会把好东西多一点的给雷狮,对大皇子只有更高甚至刻薄的要求。
   原以为三皇子会是皇位的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是他却把皇位当做负担。
   有一天,国王带回来一个叫做卡米尔的孩子,玷污了皇室血统的私生子罢了,国王是这么说道的。
   随口的一句话在大皇子心中留下了一席之地。
   从卡米尔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大皇子暗中就变着法的捉弄折磨着这玷污血统的私生子,这样,父王就能多看我一眼了吧,大皇子如是想到。
   生活一切照旧,欺负卡米尔俨然变成了大皇子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特别是当父王因为这件事和他谈过之后。
  不久,三皇子居然将卡米尔保护了起来,真是可笑,就是为了区区的一个私生子,真是不上台面。
  大皇子暗中的小动作也更加变本加厉,甚至想置这两人于死地。
  国王对于兄弟俩的明争暗斗不予插手,即使两人曾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大皇子心中,三皇子永远是他最大的威胁, 从小就沐浴在众人的阿谀与赞誉中的自尊心也不会允许三皇子的出彩。
嫉妒与不甘的种子终于也结成果实,可在果实落下之前,三皇子看到了那未知凶险的宇宙,本就不在乎的王位就像垃圾一样被丢给了大皇子。
  三皇子只带上了那个玷污血脉的私生子就向未知的宇宙发起挑战。
  可恶啊,你就这么看不上皇位么,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从三皇子离开那天,三皇子的名字就成为大皇子喜怒无常的导火线。

银帕100天 Day11

⭐ooc是我的,银帕是大家的
⭐如果您能喜欢我的文章那真是太好了,那是我的荣幸
⭐这条还没想好,先留着

  “可恶啊...”帕洛斯的眼不知是被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记忆的混乱冲击着脑壳,一阵阵钝痛让他无法思考,但本能让他像一只困兽一般紧紧盯着面前想要靠近的银爵,仿佛只要银爵动一下,帕洛斯就会像如同野兽冲上去毫不犹豫地咬断他的喉咙。
  看着帕洛斯这样,银爵只能一步步后退降低他的戒心,明明自己是在他人明确表示拒绝后根本不会多管闲事的人,但心会痛,就好像硬生生地被挖去一块,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好像是一种指示...
  银爵看着面前人因忍耐而指尖发白,黑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无助,突然冲了上去,抱住了这个狼狈还不愿低头的人,黑色的暗夜还没碰到银爵就突然消失,已经是虚张声势了么。
  怀中的人连挣扎都没有几下就失去了意识,滚烫的身体也告诉了银爵怀中人的糟糕状态。
  附近唯一有着屋顶摇摇欲坠的危房中突然丢出了几具被玩弄成破布娃娃的尸体以及男人们的哄笑声。
  “滚出去——”银爵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发烫的人,一脚踹开咯吱作响的木门,黑色的铁链直接拧断了冲上来人的喉咙,“要么死!”
  一瞬间房中死一般的沉寂,但很快回过神的男人们连滚带爬地离开的房子,一旁还有着温度的尸体可明晃晃地告诫着他们的结局。
  “安心睡吧。”银爵把帕洛斯慢慢放在唯一的一张破旧沙发上,像一位虔诚的信徒为神祭祀。
  帕洛斯紧皱的眉并没有因此松开,反而整个人蜷缩起来,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五十二号【莱娜中心向】

  “到此,凹凸大赛的预赛已经结束,恭喜目前已经进入前100的参赛者,请在接下来的赛事中再接再厉。”裁判长丹尼尔的影像出现在每位参赛者面前,“接下来请淘汰的参赛者们离开赛场,开始回收元力。”
  被淘汰的参赛者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逐渐碎片化的身体,没有丝毫疼痛,心底泛上浓浓的寒意,眼中被淘汰的不甘与悲伤被恐惧震惊所替代。
  “什....什么!” “不....不要啊” “救我..救我...我不想啊!!” “我只是来玩的,为什么就这样啊....”哭声求救声不绝于耳,看着自己伙伴或对手在自己面前消失,部分活下来的参赛者开始对接下来的比赛产生了恐惧以及....愤怒。
  “抱歉——”
  影像关闭,虽然早知结果,但是丹尼尔眼中还是酝酿着化不开的悲伤。
  “丹尼尔..丹尼尔!大人,回收的元力种太多,其他机器人都要腾不开手——啊”话音刚落,一堆各异的元力种就把面前慌乱的裁判球淹没,“๑_๑ ๑_๑ ๑_๑”
  “麻烦你们了,我会想办法减轻你们负担的。”丹尼尔看着裁判球晕乎乎地从元力种堆爬出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一旁封尘许久的房间,那些元力种就如同火焰一般灼烧着他的心。
   历届凹凸大赛都会从淘汰的参赛者中,根据比赛数据分析,选出一名参赛者作为裁判长的辅佐者,来减轻裁判长的事务负担。当然,作为复活的代价,辅佐者会失去一切,还真是幸运。
   昏暗的房间在丹尼尔踏进去的一瞬间突然亮起,两旁是白色的培养仓,闪着悠悠的蓝光。
   房间很安静,只有丹尼尔的脚步声和数据流动的电流声,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丹尼尔忍不住皱了皱眉,他走到房间中间的培养仓面前。
   一位少女?这让丹尼尔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少女的实力并不是很强,甚至可以说是弱小,不过既然是数据分析所得,应该不会出错。
   丹尼尔将自己的元力种插入培养仓的凹槽,几秒的停顿后,培养仓上的透明罩打开了,少女原本黑红交接的长发飞速变成了灰白相接,这让本来脸色苍白的少女显得更加虚弱,她唯一显示着活力的红发也被夺走,服饰也变成了白色的长裙,无处不显示着数据的呆板。
  少女睁开了眼,一黑一白的眸中闪过的是冰冷的数据,“您的辅助者——52号”
  丹尼尔似乎并不意外,系统一向很让人放心,“接下来的一些事就麻烦了你。”
  少女听闻命令后径直走出了房间,开始指挥帮助裁判球整理计算那些杂乱的元力种。
  “之前是叫莱娜么,那么辅佐一下零散的事还是很有经验的吧。”丹尼尔看着培养仓前跳出的人物数据,“还真是可怜,不过,在凹凸大赛怜悯心可是没有任何用处。”
  丹尼尔取出元力种,离开了这间让他并不舒服的房间,房间又一次回归黑暗,只剩下数据间的电流声。
   “在这里先恭喜诸位参赛者闯入前100名,接下来的比赛请大家加油。”
   “凹凸大赛就这么把性命不当一回事吗!” “我...我的队友就..就这么...” “是啊,凹凸大赛怎么可以这样!!”
   面对参赛者的诸多不满,丹尼尔选择用实力让他们闭嘴。
   “根据大赛规则436条,大赛是有权回收参赛者性命的。”机械化的女声闯入大家的耳中,大家下意识的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空中的少女。
   “莱娜!你没死!太好了!你虽然变了样子但是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莱娜?你认错了。据我数据库显示是这届已经淘汰的参赛者,我是52号,是丹尼尔大人的辅佐者,会协助丹尼尔大人完成比赛。”52号歪头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了地上那个金发参赛者的问题。
   “那么鬼狐呢,鬼狐天冲呢!!你还记得么!”
   “鬼狐...天冲...是这届初赛的参赛者。”
    52号就像一台精密运作的机械,完美的完成丹尼尔身边繁琐细小的事务,但在刚刚那一刻,丹尼尔明显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数据流过52号一黑一白的眼中,仿佛是要压下什么。

【还是忍不住想为莱娜小姐编制一个梦,编制很多很多的梦】

银帕100天 Day 10

Day 10
  天渐渐变暗,可怕的轰鸣声接踵而至,带来了雨水,冲刷着这颗星球的肮脏与黑暗。
  “嘶——”带有些许腐蚀性的雨水接二连三地落在帕洛斯的皮肤上,留下淡淡的红痕,一旁的尸体更加支离破碎,甚至还散发出诡异的味道,“真是......”
  帕洛斯早已对皮肤上的疼痛习惯,将那几枚核收好后,就径直离开了。
  带有腐蚀性的雨水融断了帕洛斯的发带,银白色的长发就这么散落被雨水打湿,接下来去哪儿呢,去哪里呢,是啊,接下来那步棋应该下哪里呢。
  泥水溅湿了鞋,已经灰扑扑的白色衣裤也被雨水蚀出几个洞,帕洛斯不喜欢下雨天,一到雨天,曾经的伤口都在叫嚣着疼痛,原本模糊的回忆也会清晰到仿佛发生在眼前。
  帕洛斯突然跪在了地上,细小的石子磨破膝盖带出丝丝血丝,雨水的不断侵蚀着这细小的伤口可这些疼痛远远比不上骨骼、精神、记忆中所带来的,帕洛斯想要大叫,但他只是张了张嘴,随后就闭上了。
  帕洛斯单手遮住了眼睛,湿透了银发黏在脸上,透过手指间的缝隙,一个人走了过来。
  “真是狼狈啊。”帕洛斯牵起全身的力气又站了起来,但上半身微微垂着,“不过,如果乘机想要杀我....”黑色的人影出现在帕洛斯的身后,眼中是阴鸷的杀意。
  “我不想杀你。”银爵的声音中透露出隐隐的担心。
  “离我远一点!!”银爵刚想上前一步,帕洛斯突然发出大叫。

【今天份的银帕o(´^`)o,ooc是我的,帕洛斯银爵是你们的】

银帕100天 Day 9

Day 9
  “你这个乱咬人的疯女人!!”肥硕男子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一旁的摇摇欲坠的桌子瞬间化为粉尘,男子的脸涨得通红,只有一道缝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只要这个女人一有动作就杀了她。
  一把繁复的小刀穿破空气划过女子身旁,柔软的发绳被截成两段,带下几缕金发,女人的头发瞬间散落,脸上也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和红唇搭配起来有种诡异的美感,“啊啊啊,你偷袭我!”女子名为理智的弦终于崩断,她已经再也不想看到这些恶心的自以为是的人了,只有自己就足够了!
  女子幻化出了两把枪,对着四周的人开始扫射,“都给我去死吧!!最后的利益只有我一人可以得到,放心我会拉着那个讨厌的帕洛斯给你们陪葬!!”子弹的扫射带出了浓浓的烟尘,女子眼中已满是杀意,她又向烟尘处扔出几枚炸弹,磅——的一声,一些碎肢被炸出飞,女子咧开了诡异的笑容,果然,这群人,真是讨厌至极,杀了就畅快了。
  “谁——”女子突然回头,一阵刀光,女子被拦腰斩断,脸上还停留着震惊与恐惧。
   众人的自相残杀还在继续,躲在一旁屋顶上的帕洛斯看着这群所谓高位者像疯狗一样互相撕咬,不枉他花了那么多心力去让他们产生隔阂加剧矛盾,日积月累,终于因为一枚小小的核,导火线爆发了。
呵。帕洛斯看着最后一位倒下后,慢悠悠地下来,蹲下拉起那位奄奄一息生还者的头发,“真是十分感谢你们如此配合我的这出戏,前戏就这么有趣,可惜后面的高潮部分你们看不到了。”帕洛斯的声音渐渐低沉,在熟悉的仇恨目光下,他将手穿过了面前人胸膛,取出一枚近乎透明的核,“呵。”
  面前的人也死了,带着浓浓的不甘与吃惊。帕洛斯指挥黑影取出其他几人的核,将那枚之前众人趋之若鹜的橙黄色晶体随意地丢在地上踩碎。“真是抱歉呢,这枚可不是真的核,哈哈哈。”
  帕洛斯看着自己身旁尸体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真是可悲。
  在这里,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

【意外意外!补档昨天的,昨天我真的写完了!!然后准备发的时候被我爹拿走了手机勒令困高,本来想着半夜拿手机发的....然后我又睡过去了】

银帕100天 Day 8

Day 8
   不懂得隐藏自己欲望的人可是会被揪住软肋的,帕洛斯眯了眯眼,将眼底的笑意抹去,“我的商品就暂时公布于此,三天后,希望合作愉快。”
   帕洛斯对于空气中的威压熟视无睹,身后出现两道黑影做出攻击和防御的状态,言外之意一目了然。
   “合作愉快。”众人也并不想失去与帕洛斯交易的机会,只得放走他们垂涎许久的核。
   帕洛斯带着核,离开了几道危险而有狂热的视线范围。
   “可恶,那个帕洛斯又想逼我们出高价!还以为上一次的教训我们没吃够么,真是嚣张!” “是啊,是啊,要不是因为他总是能带来好东西我早就让他成为我的衣架了。” 肥硕男子在帕洛斯走后猛拍着看起来很瘦弱的桌子,夫人们也开始抱怨着,他们可不喜欢这种受别人掌控的感觉,即使这人会为他们带来极大利益。
  “我们杀了他吧,能找到东西而又听话的人可多了去了。” 角落一直沉默不语的瘦弱男子摩挲着手上的茶杯,提议道,“如果杀了他,那么他手上的核和他所拥有的核也就归我们所有了,不是吗?”
诱人的利益让众人都不禁同意这一提议,“可....这东西怎么分呢。”涂着夸张红色口红的女子用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指出大家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作为你们中拥有最强能力的人,我相信那颗核给我那是没有疑意的。”肥硕男子站起身,提了提有点掉下的裤子,收了收自己的肚子,撇了撇众人,眼中带着轻蔑以及仿佛晶石已收入囊中的得意。
  “放屁!你个恋尸癖,凭什么把东西都给你,我看你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空有能力不会用,要不是你有能力,否则和一头猪也不会有区别。”女人尖锐的嗓音划破空气,一直谈笑风生的众人之间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昨天我码到一半睡着了!睡着了!果然床有点小舒服小温暖。补发补发一下昨天(-_-。)】

银帕100天 Day 7

Day 7

  “救救我,银爵,救救我们。” “银爵,银爵,只有你能够得到神的原谅。” “银爵!银爵!” “银爵!” “银爵!”
   突然惊醒,背后因噩梦而布满了汗水,一阵风吹过还有些寒意,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星空,明明是一颗充满遗弃的星球,却有着最美的星空,可即使再震撼的美丽,也无法动摇这颗星球上的人心。
  空气中的血腥味似乎比银爵第一天到达这里时的淡了很多,但银爵知道,这是因为习惯,习惯了如此浓重的血腥味,甚至离开后还会有一丝不适。
  这里的一切让银爵想起了太多,那个安和的夜晚,伴随着诗歌的吟诵,神降临了,那是还小的他看着那样的神,突然生出了侍奉神一辈子的心,在那个夜晚,银爵有了向往,然后,一切都破碎了,只剩下残留的碎片反射着扭曲的面庞。
  体内的力量似乎得到了召唤,黑色的锁链不受控制,争先恐后地甩出,那里还有人!看到锁链冲向了一处断壁,已经摇摇欲坠的墙若受到那么一击,墙下的人会死!银爵不再抗拒那份力量,而是将其反噬,这份力量只会在自己的支配之下!
  虽然及时收回了锁链,但是锁链所带出的风刃将断壁震碎,连一声惊呼也没有,墙后的人死了,死在不安稳的睡梦中,血液浸湿了一片泥土,这一次终于可以不再担惊受怕。
  内疚与难受就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一切,身体也有些提不起力气,这只是身体还没有习惯那份多出来的力量,但他却始终认为这是给自己的惩罚,杀了不应该杀的人的惩罚。

【依旧碎碎念:感受到我深深的困意了么[二哈][二哈][二哈]果然人老了,身体吃不消了[二哈][二哈],我想泡着脚喝枸杞】 ​​​
【PS:如果这周末突然犯懒,大概就会码银爵和帕洛斯的个人理解,当然同时会解释这篇文章中我对二者的看法,诶嘿・ө・】

银帕100天 Day 6

Day 6
   救赎与复仇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在喉咙口灼烧着,让人无法呼吸。
   神,真的能够主宰一切吗,自己的种族做了什么,为什么神要如此对待这个民族。
   曾无数个深夜,族人赞颂着神的伟大与宽容,感谢神的恩赐。
  可神呢,因为畏惧族人的无限潜力,畏惧那不知何时爆发的强大力量会将其打败,畏惧自己地位的动摇,选择了降下神罚,放逐漂流族。
  可愚昧虔诚的族人将神的放逐当做自己犯下的深深罪孽,一部分人选择了自尽表达忠诚求得救赎,另一部分人选择了憎恨,复仇如同一股良药,瞬间将族人的力量爆发,但无法驾驭强大力量的族人被力量所支配,早已零散的种族又一次被打乱。
   与常人不同皮肤,让散落的族人受尽了歧异的目光与嘲弄,属于漂流族唯一的星球,早已被神当做多余的积木笑着遗弃。
   这一切都是应得的神罚。
   愚昧而又虔诚的族人依旧认为如此。
   在银爵的内心深处依旧渴望着神的原谅,可那种渴望,在目睹了一个个族人的痛苦离世后,越来越被复仇所替代。
  那双眼睛出现了在自己面前,就好像能够看透一切一般,用各种伎俩蛊惑着自己堕入黑暗堕入复仇,黑暗会满足自己的一起愿望,无论是救赎民族还是弑神。

【突然发现自己破100fo了,那个有小可爱要点文么。◕‿◕。】

银帕100天 Day 5

Day  5
  “谁!”一瞬间,叽叽喳喳的妇人们和痴迷断臂的男子都警惕地看向了荆棘林处,身体也逐渐紧绷,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爆发出毁灭的力量,地上的碎石被无形的压力震碎于空气中,草坪也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几处沾染血液的荆棘显得格外的危险与妖艳,
  “抱歉抱歉,打扰了。”伴随着黑雾,帕洛斯出现在荆棘林之前,向几位微微低头示意。无形的压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只有枯萎的草坪的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帕洛斯啊,我还以为是某个麻烦的...嗯....漂流民族。” “是小帕洛斯啊,这次又为我们带来了什么,那些孩子我们都有些腻了,连血液都是和身份一般的卑贱与恶心,当然某位除外。” 女子用眼神指了指一旁的男子,帕洛斯也迎合的露出会心的笑容。男子的脸上带有着微微的窘迫,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说说吧,有什么事。”
  一位戴着夸张帽子的女式,随手一挥,枯萎的草坪又恢复了生机,似乎还带着点鲜血的妖艳。
  “我找到了核。”帕洛斯话音刚落,空气中出现了极其压抑的沉寂,我已经拿到了手了。”
  帕洛斯欣赏了几秒那些人脸上的贪婪、恐惧,主动打破了沉寂,“不过,老样子,我只和出价让我心动的交易。”
   他拿出那块透明的橙黄色晶体,众人的目光直愣愣地附着在那颗看起来极其普通的晶石上,连那肥硕的男人都把刚刚视若珍宝的手臂丢在一旁,硝烟在刚刚调笑的众人身边弥漫。
【目前可公开信息:-D:所有人的特殊能力就来源于核,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核,并且只有核是需要激活唤醒的才会赐予人能力,代价就是核会与灵魂融合。不过,核是可以被人为取出,被激活的核被人取出可以被他人融合。】

【萝卜碎碎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想叫一下啊啊啊啊。咳——感觉自己要塑造一个新的世界了[二哈][二哈][二哈][二哈][二哈][二哈]不存在的,我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短orz】